利来w66

  • <tr id='xweCMc'><strong id='xweCMc'></strong><small id='xweCMc'></small><button id='xweCMc'></button><li id='xweCMc'><noscript id='xweCMc'><big id='xweCMc'></big><dt id='xweCMc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weCMc'><option id='xweCMc'><table id='xweCMc'><blockquote id='xweCMc'><tbody id='xweCMc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xweCMc'></u><kbd id='xweCMc'><kbd id='xweCMc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xweCMc'><strong id='xweCMc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xweCMc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xweCMc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xweCMc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xweCMc'><em id='xweCMc'></em><td id='xweCMc'><div id='xweCMc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weCMc'><big id='xweCMc'><big id='xweCMc'></big><legend id='xweCMc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xweCMc'><div id='xweCMc'><ins id='xweCMc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xweCMc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xweCMc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xweCMc'><q id='xweCMc'><noscript id='xweCMc'></noscript><dt id='xweCMc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xweCMc'><i id='xweCMc'></i>
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AG > 正文
                文藝青年川流不息 網紅書店到底“毀掉”了多少人?
                2019-11-25 13:45:43 來源: 揚子晚報

                最近,高曉松的“曉書館”開到南京,吸引不少文藝青年去打卡,一周內的預約都是滿的。雖然“曉書館”的定位是公益圖書館,但在不少讀者心目中,大概它是和南京的先鋒書店一樣,都屬於網紅文學場所。最近,一個討論吸引大家關註:網紅書店,到底毀掉了多少人?聽起來很嚇人,其實,這個靈魂之問是,你到底是去拍照、打卡、遛娃、買文創、喝咖啡……還是,去看書的?

                網紅書店成為身邊的文化地標

                說起去過的網紅書店,大概都能舉出不少:鬧中取靜的香港誠品、蘇州誠品、成都方所、言幾又、上海鐘書▓閣、南京先鋒書店等等。比如天津的濱海之眼,是近幾年國內風頭最盛的公共圖書館,據新聞說,2017年10月開放以來,以其新穎的結構吸引了近180萬遊客。被譽為“史上最孤獨圖書館”的三聯書店海邊公益圖書館,位於秦皇島北戴河新區的海邊沙灘,距離大海不足百米。北京坊Page One書店,曾憑借漂亮的店內設計刷了一波屏:高大的“通天書墻”,令人如望星空的屋頂。

                近的你去南京先鋒書店五臺山店看看,文藝青年川流不息,當嚴歌苓、方文山等各界名人來到這裏舉辦簽售活動,真是人擠人,甚至無處下腳。南京還有一些很有特色的店,比如24小時沒有店員,自助買單的“一間很小的書店”;以蟲子為主題的先鋒蟲子書店,“我們心靈相通,我們彼此相愛,我們能夠交流。我替它們說話,它們為我歌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所謂網紅書店,始於顏值,以其獨特的設計感吸引人們去打卡,還提供各種交流講座、互動,以及文創、咖啡等休閑方式,正在引領人們的文化消費生活潮流,以至於成為當地的文化地標。有人說,“每次來南京,都想去先鋒逛逛,這裏成了我對南京最最執念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拍照打卡,代替了靜心閱讀?

                一種質疑的聲音也來了:全民熱衷打卡的時代,網紅書店帶動的是閱讀嗎?想象中的畫面是,在書架上和讀書清單裏的書欣喜相逢,紙質書本裏的字總比屏幕裏的更有溫度。拿起一本攤開的樣書度過一個下午,好像█又重拾學生時代在圖書館消磨的時光。對於忙碌的都市人來說,這樣的休閑時光越來越“心向往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現實是,湧動人潮令環境變得喧鬧,人們在這裏消費的不僅僅是書籍。據說在香港誠品書店,珍珠奶茶的營業額,是暢銷書的70倍。有讀者告訴記者,“小時候最愛去新華書店,一呆就是大半天,捧一本書席地而坐就能津津有味讀完。但當下熱衷於去這些風格各異的網紅書店打卡,可能是去遛娃,也可能是去聽名人分享,或者就是和好友閨蜜一起喝茶聊天,倒沒有那麽多時間,去真正坐下來好好讀一本書。”確實,文化消費和休閑的意味,大於讀書本身。

                但也有讀者認為,網紅書店,毀掉年輕人?不存在的。願意在朋友圈曬的,大多是值得炫耀的事情。願意在書店拍照,說明大家把閱讀當成值得驕傲的事情。網紅書店至少坦然展現了,讀書也是一件很“美”的事情。比如它設計很花心思,建在各種你想不到的地方,甚至古鎮、鄉村。在這裏可以翻書也可以閑逛,喝咖啡、聽講座,甚至24小時流浪,它代表了一種人們對精神生活的向往。

                《讀庫》引發情懷買單▓,難以斷舍離

                遺憾的是,近年來消息不斷傳出,身邊“結業”的網紅書店不是一家兩█家。最近,“臺北文化地標”誠品敦南24小時書店進入“熄燈倒數”,很多市民表示不舍,期待下一家24小時書店能順利“接力開啟”。很有意思的是,熟悉的書店要拆,就算平時根本不買書的人也會認為:城市沒有這樣的書店,絕對是損失。

                今年雙11,在讀者中頗有影響力的綜合性人文社科讀物《讀庫》求助的消息,也把大家拉入嚴峻現實。“讀庫”發布了一篇網絡求助信《把您的書房,變成讀庫的庫房》,大意為,因不可抗拒因素,位於北京市順義區的庫房面臨大規模遷移,為籌措資金、騰空貨位,號召廣大讀者購書幫助。結果引發很多讀者為情懷買單,雙11創造讀庫的購買新紀錄。

                說到今年遇到的困難,《讀庫》創辦人兼主編張立憲(老六)對記者回憶起兩年前的狀態,六嫂面臨生產,她的父母身體出現狀況,老六的父親病危,老六自己的身體也發出不健康的信號。但重重壓力之下,《讀庫》走了過來。相比之下,老六說今年遇到的是外在問題,不是生老病死,經歷過那一年,內心反而沒有太多慌亂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自信還來自於,出版行業不會被人工智能取代,另外,就是文字表達的稀缺性。現在人們都喜歡拍照,文字描述能力普遍不足,出版和閱讀可以改變一些什麽。書是人類向智慧進軍的最有效手段。“我不是將自己的工作神聖化,因為有些很少讀書的人也能混得很好,但書籍經過精心處理,它可以幫人們篩選有價值的信息,幫大家作出判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網紅書店,要以閱讀的靈魂留住讀者

                業內人士認為,“書店火了就被漲房租”這也是一條行業潛規則,不是所有書店都是公益性質的,情懷不能當飯吃,實體書店的商業化盈利能力不斷面臨考驗。

                書店工作人員告訴記者,論賣書,實體書店無法跟網絡渠道去競爭。在互聯網的沖擊下,所謂網紅書店其實是一種行業轉型和探索而已。紙質圖書閱讀受到手機閱讀等各種挑戰,圖書本身的盈利必然不能承擔“維護顏值”所需的費用。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成為網紅打卡地、咖啡館、藝術館、科技體驗館等,書店探尋新的模式盈利,不僅提高書店的“造血”功能,還拓展了書店文化的發展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最近,故宮博物院原院長單霽翔來南京說,不願意被稱為“網紅”,因為快速碎片化的網紅文化雖然被大眾需要,但稍縱即逝,還是通過實踐、積累、交流所積澱的文化更被大眾需要。圖書界人士也認為,始於顏值,但不能止於顏值,過度依靠文創產品、餐飲供給、營銷策劃的套路,只追求成為一時的“網紅”註定難逃過氣的命運。留住讀者,不能光靠“顏值”和“副業”,更要靠內涵。書籍和閱讀,才是書店的靈魂。打卡、拍照、擼貓這樣的題外之意,不能代替書店本身的閱讀和交流的功能。只有回歸書店本身的價值,才能讓書店真正持久地獲得網紅化效應。(張楠)

    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zN_2546